觀霧山莊1-598x372
台灣檫樹與寬尾鳳蝶 – 觀霧森林遊樂區
2016-01-16

從植物解讀觀霧環境的特色 – 觀霧森林遊樂區

P1220609-598x372

撰寫-蔡玉珍

觀霧地區岩層多屬變質岩,陡峭及褶皺構造普遍,破碎的岩層抗風化及抗侵蝕性低,加速崩塌地的發展,地質變化大,植物演替的速度也相對較大,近年風災重創觀霧,植被景觀和過往有很大的不同,植物的生存受到嚴厲的挑戰,適應力較差的樹種已不復見,反觀台灣原生樹種卻依然頑強,即便如此,特殊的地形構造和氣候還是讓觀霧地區擁有與眾(山)不同的生態景觀。

  • 大鹿林道西線

觀霧工作站將大鹿林道分為東西線,工作站前是一片向陽的開闊地,屬於樺木科的台灣赤楊經過一個冬天休眠,迅速吐出新芽,一夜成林,雖雌雄同株但花型卻顯著不同,雄花為葇荑花序,雌花則呈密穗狀,雌花將果實發育成有狹翅的小堅果,像極了裸子植物的毬果,外形是闊葉樹種,令人稱奇;當一個地區受開墾、崩塌或沖蝕干擾逐漸穩定後,裸露地先冒出芒草,拉開森林演替的序幕,接著台灣赤楊長出,成為次生林的主角,再引進耐陰性植物;台灣赤楊的根瘤菌能固定空氣中的游離氮,原住民老祖先早有明訓:「墾植三年後,栽種赤楊,10~15年後再耕,土壤變肥沃」。

沿林道西線往臻山方向,闊葉樹殼斗科如長尾尖葉櫧(卡氏櫧)、大葉石櫟,森氏櫟、長尾柯、大葉校櫟等和針葉樹混生,古老和近代樹種在海拔1500~1800公尺交會處,譜出複雜多樣的生態交換帶(eco-point),卡氏櫧的出現也代表這裡是暖溫帶闊葉林的最上帶。沿線繽紛多采,僅能仰觀、無法俯瞰的樹木狀杜鵑:西施杜鵑、台灣杜鵑和森林杜鵑一一展現嫵媚容顏,她們都是台灣特有種的高山杜鵑,原生地應該在涼溫帶的喜馬拉雅山和日本,冰河期來到台灣,冰河期結束後只能遷移到海拔1800~2500公尺的霧林帶,成了針葉林下闊葉樹的貴客。

  • 雲霧步道

冬天的東北季風和夏天的西南氣流,為觀霧地區帶來豐沛降水,順便將溪流(上坪溪、霞喀羅溪)水氣帶到中海拔1800~2500公尺,成就了虛無飄渺的雲霧世界,「雲霧步道」清楚地道出環境的特色,步道曾受林火干擾,形成向陽開闊地,是觀霧地區最乾燥的區塊,植物特色是分別代表喬木、灌木和維管束植物的台灣二葉松、紅毛杜鵑、巒大蕨,火災是森林演替的自然現象,台灣二葉松在火災後能成為先驅樹種是母樹的智慧,堅硬的毬果保護種子通過高溫火烤的試煉,即使母樹無法存活,下一代在全日照環境下迅速取得生長先機。看似嬌弱的紅毛杜鵑(台灣特有種)在這裡也取得優勢,喜歡生長在陽光充足的開闊地或高山草原,耐貧瘠及乾燥,分布於海拔1000~3600公尺山區的針葉樹林上部,單株花的顏色由淺紫、桃紅、淡紫紅而深紫紅色,頗富變化,她的能耐在於火災過後,可以在莖根交界處長出新芽,和台灣二葉松及巒大蕨成為「火災後適存植物」的最佳組合。

  • 檜山巨木群步道

觀霧的寶在樂山林道上的檜山巨木群步道,是冷涼潮濕的針闊葉混合林,五棵紅檜巨木是步道的主角,入口處高聳入天的天然闊葉林,苔蘚地衣掛滿樹幹基部和樹枝,岩石穿上一襲襲綠衣,幽暗潮濕的落葉層裡,晶瑩潔白的菸斗是腐生植物水晶蘭,昆蘭樹的小苗爭相冒出,紫花鳳仙花、黃花鳳仙花、棣慕華鳳仙花是「觀霧之花」,從五月到十月依次輪流露臉。台灣檜木是全球稀有物種,是見證地球氣候變遷與生態演化的活化石;昆欄樹從身世到構造都複雜的可以,它是冰河時期的孓遺植物,後代凋零,全世界只有它一科一屬,只生長在日本和台灣,台灣數量最多,有著闊葉樹的外形,內部卻是無孔材、無導管(僅具管胞)的針葉樹構造,不以針葉樹的毬果反而以闊葉樹開花結果方式繁衍後代。小巧精緻的棣慕華鳳仙花在1973年被發,目前只在觀霧地區有記錄,是在原始環境的檜木林下所孕育出的台灣特有種。

觀霧地區這幾年環境受到極大的壓力,嚴厲考驗著物種的生存,森林的演替也似乎有了新風貌,不變的是,高山、雲海、日出和森林,依然四季迷人。